计算偷逃税款时汇率如何确定

发布时间:2021-10-12 点击量:414

        天津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控:被告人刘某系“海万7”船船员,负责接收并对该船船长转达接货及卸货指令。2019年3月21日,刘某向“海万7”船船长转达指令,令其驾驶“海万7”船抵达北纬38度59分,东经117度47分的天津东疆建材码头,将从韩国仁川港口装载的冻肉货物非法卸运进境。被告人张某受他人指使,为配合走私冻品进境,购买工具、组织工人翻过建材码头围栏缺口进入码头内部,并在现场负责组织工人装卸货物。被告人李某系东疆建材码头保安,在明知东疆建材码头为未开放使用码头、外来车辆不得入内的情况下,为获取非法利益,打开栏杆,帮助卸货的货车、吊车顺利进入建材码头进行非法卸运活动。

经计核,被查扣的冻品货物共计71.0725吨,涉嫌偷逃税款人民币50.70998万元。

刘某的辩护人认为,刘某登船后接手前任船员的工作,在老板与外籍船员、接货人员等之间居中联络,不参与船载冻品的装卸活动,在走私活动中起辅助作用,应以从犯认定;海关的偷逃税款核定,计核适用的汇率并非是走私行为发生时所用汇率,认定税款的数额有误;此外,刘清革到案后配合侦查人员调查,如实供述全部犯罪事实,且其在被海关缉私人员采取强制措施前即已如实交代所犯罪行,应以自首认定。综上,恳请人民法院对刘某 减轻处罚。

法院认为,本案走私行为发生日海关适用的计征汇率为2019年2月的第三个星期三,计核偷逃应缴税款适用汇率无误。对辩护人提出的此项辩护意见,不予支持。

 

张严锋走私犯罪辩护律师团队提示:

《海关进出口货物征税管理办法》第十六条:进出口货物的价格及有关费用以外币计价的,海关按照该货物适用税率之日所适用的计征汇率折合为人民币计算完税价格。完税价格采用四舍五入法计算至分。

海关每月使用的计征汇率为上1个月第3个星期三(第3个星期三为法定节假日的,顺延采用第4个星期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外币对人民币的基准汇率;以基准汇率币种以外的外币计价的,采用同一时间中国银行公布的现汇买入价和现汇卖出价的中间值(人民币元后采用四舍五入法保留4位小数)。如果上述汇率发生重大波动,海关总署认为必要时,可另行规定计征汇率,并对外公布。

所以,在海关走私案件中,计核偷逃税款适用的汇率的日期较为特殊,不适用走私行为当日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外币对人民币的基准汇率,而是适用走私行为日的上个月的第3个星期三所公布的基准汇率。另外,如果恰巧第3个星期三为法定节假日的,则顺延采用第4个星期三所公布的基准汇率。

本案中,被告人刘某的走私行为时间为2019年3月21日,按照《海关进出口货物征税管理办法》

的规定,海关使用的计征汇率为上1个月第3个星期三,即2019年2月第三个星期三的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外币对人民币的基准汇率,并非是走私行为当日的外币汇率!因此,被告人刘某的辩护人提出的应当按照走私犯罪行为当日的汇率来计算偷逃税款的辩护意见显然和相关法律的规定不一致,法院对此不予支持。

 

                                                                                                                              上海峰京律师事务所

                                                                                                                               张严锋  陈粤